您的位置 : 超级时时彩缩水器 > 小說資訊 > 傾世:朱雀謠陌妖_傾世:朱雀謠陌妖小說閱讀

时时彩赚钱:傾世:朱雀謠陌妖_傾世:朱雀謠陌妖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傾世:朱雀謠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陌妖,上一世,她毀掉自家百年霸業。這一世,她遇見了一人。他們是青梅竹馬兒時的玩伴,是并肩攜手戰場廝殺的盟友,是如膠似漆的戀人,亦是猜忌多疑的至高王者。他們的情誼,他們的執著,甚至是諾言,都來之不易守而太難。洗盡鉛華,一笑為君顧,聆聽細水長流。淚染紅顏,咫尺莫回頭,閑看云卷云舒。歲月如梭,一夜紅燭盡,只知青絲變華發。滄海桑田,陌上紅花落,黃泉路上不相見。

第一章:郡主夏念(01)

眼前一片白霧茫茫,季青綾站在原地轉了個身,不禁蹙起秀眉,自言自語道,“這是哪里?”

記憶中好像正開著車前往C市,卻在公路邊見到一簇金光閃耀,出于好奇心將愛車停在路邊只身走過去。這一走將近一個小時,等到池塘邊才發現,金光穿過平靜的水面射出來。手似乎受到吸引,竟然不自覺的伸向光源,待隱沒在其中之后,想收也收不回來了。隨之沒有一絲一毫的疼痛感,季青綾陷入無邊的黑暗。

渾渾噩噩間季青綾似乎聽到一聲尖叫,是個年輕女人的聲音?!笆撬?!誰在那里!出來!”

一秒、兩秒、十幾秒過去后依然沒有人回應。

即使是被親人無數次暗殺過的季家年輕繼承人也不免心里有些毛躁和恐慌。

思維游走的剎那間,眼前赫然放亮。霧氣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熒幕,上面似乎在放映一場電影,意外讓人感到真實,真實的像是發生在眼前,連燭火下微渺的塵埃都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耳邊又傳來一聲尖叫,季青綾隨著鏡頭看到木質的雕花床榻,上面有一名女子神情痛苦的扭動著身體。床前還圍著兩名中年婦女和三四位穿著古代服裝的宮女,她們好像在手忙腳亂的為床上痛苦的女子接生。

“??!”

都說女人分娩宛如在地獄走過,看來不假。季青綾見女人雙手緊緊攥住身下繁亂的被褥,身子不停的扭動,豆大的汗水順著本應該圓潤的臉龐滑過,融進亂發之內。

“王后,用力??!”一名穩婆俯身觀察著胎兒動向,不停地催促。

忽然屋外傳來嘈雜聲,一名英俊的男子欲破門而入,宮女及時跪在地上攔住他的腳步,“王上,您不能進去!”

男子暴怒,看上去溫文儒雅的人一腳踹開擋路的宮女,舉步打算進入寢殿?!骯隹??!?/p>

就在此時一位上歲數的嬤嬤成功用一句話徹底制止他的行動,她說,“王上,男子入內必定為妻兒帶來血光之災,請您為王后和即將出生的小殿下多多考慮??!”

“董嬤嬤!”男子厲聲喊道,最終躊躇片刻后退出去。

正看到興頭,季青綾忽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身體猛然傾覆,翻江倒海般涌進一個黑色的漩渦中,巨大的壓力幾乎要將靈魂碾碎。

等再次有感覺的時候,季青綾躺在一個溫暖的地方,試圖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目前是怎樣的狀況,可由于刺眼的光亮,讓微微睜開的眼睛再次閉了回去。

“恭喜王上!賀喜王上!是位小郡主!”

“快,給本王抱抱!”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季青綾感覺自己被換到另一個人懷中抱著,這一次的胸膛有些硬,不過更加溫暖。只是,為什么自己會是以抱嬰兒的姿勢被別人抱在懷里?

“這是本王的女兒!”

渾厚好聽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季青綾迫使自己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誰在說話,下一秒徹底愣住。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后快看,咱們的小郡主睜眼了!”

“是啊,這孩子長得像王上?!?/p>

說話的是之前從霧狀屏幕上見到的女子,難不成?季青綾突然怕了,不會的一定不會是想象的那樣,那種虛幻又傳奇的事情怎么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眼前這對年輕的夫妻該怎么解釋,被男子抱在懷中也是錯覺不成?

“王后,你說咱們的女兒取個怎樣的名字才好聽?”

床榻上女子虛弱的一笑,“王上決定吧?!?/p>

“那就叫……夏念好了?!蹦兇詠廄噻備吒呔倨?,他大笑道,“小念兒,本王的好孩子!”

這一次季青綾從男子身后的銅鏡中看到了自己此時的模樣,粉粉嫩嫩的一個小嬰兒被包在紅色錦緞的小被子中,小小的一團。

憤恨、無奈接踵而來,季青綾想不到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重生一次,老天爺是如此不公的讓她帶著上一世的記憶以新生的姿態來接受懲罰,難不成讓她用這一世來還清上一世的罪惡嘛?

眼前的夫妻讓季青綾想到自己的父母,他們彼此恩愛。也罷,來都來了還能怎樣?

“恭喜王上喜得郡主!愿郡主長命百歲!夏國千秋萬代!”

在接受萬人敬仰朝拜的時候,季青綾當即決定,這一世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著。

這一世,季青綾便成了夏國的郡主夏念。

傾世:朱雀謠

傾世:朱雀謠

作者:陌妖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上一世,她毀掉自家百年霸業。這一世,她遇見了一人。他們是青梅竹馬兒時的玩伴,是并肩攜手戰場廝殺的盟友,是如膠似漆的戀人,亦是猜忌多疑的至高王者。他們的情誼,他們的執著,甚至是諾言,都來之不易守而太難。洗盡鉛華,一笑為君顧,聆聽細水長流。淚染紅顏,咫尺莫回頭,閑看云卷云舒。歲月如梭,一夜紅燭盡,只知青絲變華發。滄海桑田,陌上紅花落,黃泉路上不相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