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超级时时彩缩水器 > 小说资讯 > 毒医狂妃木兰轻风无扬_木兰轻风无扬小说在线阅读

内部计划群时时彩真的假的:毒医狂妃木兰轻风无扬_木兰轻风无扬小说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毒医狂妃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木兰轻,风无扬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桑小,当在厕所摔跤都能成为穿越的理由时,木兰轻表示很忧桑!一朝穿越成为了冷宫废后不打紧?为毛还是中了春药的!哼哼!吃了皇帝,勾引了王爷,拍拍屁股闪人也,想找她麻烦?做梦!只是……这个妖孽宫主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毒医狂妃

推荐指数:10分

毒医狂妃在线阅读全文

第6章我受伤了

这女人,似乎和从前,大不相同,若是以前的木兰轻,现在此刻,该是颤颤惊惊的模样才对。

可,这张脸,分明是木兰轻没错。

凤无扬抿唇,把对木兰轻的怀疑藏进眼底,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他的唇角,不由勾起一抹轻笑来。

“没有人和你抢,慢些?!狈镂扪锼底?,就拿着手帕,欲要替她擦拭嘴角沾上的酱汁。

木兰轻不耐的挥开那碍人的手,她真的是饥肠辘辘,这个木兰轻,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在被打入冷宫的那半年里,没有一顿是像样的饭,是以此时她才会这么没有形象!

形象,那是什么东西?填报肚子,才是王道!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木兰轻吃饱喝足的打了一个饱嗝,扔下手中的骨头,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起身就要离开。

“皇后?!狈镂扪镏遄琶?,轻喊了一声。

“做什么?”木兰轻停下脚步,莫名的看着凤无扬。

下一瞬,木兰轻只感觉手腕被凤无扬轻轻的握住了,那力道虽轻,却是她挣脱不开的力度。

“我受伤了?!?/p>

凤无扬抬眸,将自己受伤的地方伸到了木兰轻的眼前。

木兰轻皱起柳眉,很莫名的看着凤无扬伸过来的手指头。

“哪里?”木兰轻看是看见了,那白皙的食指指腹上,有一道极少极少,小道几乎是肉眼看不见的划伤,大概是方才她挥开他手时,被她受伤的骨头,不小心划伤的?

这么点小伤口,木兰轻不觉得是上号,于是她把这么点屁伤口忽略了,一个大男人,莫不是这点点伤口,都要呜呼哀哉一番吧?

“这里?!狈镂扪镂兆潘滞蟮牧Φ兰又?,有些不高兴的将手指又凑近了木兰轻几分。

很明显,凤无扬口中所说的伤口,就是刚才木兰轻认为的,那么点屁大的小伤痕。

“你是豆腐做的?这点伤口,怎么了吗?”木兰轻意图挣脱凤无扬的钳制,当着他的面,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擦,这么点连血都不屑留出来的小伤口,怎么了?

“疼?!狈镂扪锏牧Φ涝椒⒋?,执拗的看着木兰轻的凤眸,紧抿的薄唇轻启,丢出一个字来。

“……”木兰轻努力压抑下自己的脾气来,一是在这个时代,这男人毕竟还是掌握着天下人的生杀大权,如今的她无权无势,还是莫过于张扬是好。

她显然忘了,这个模样的她,已经很张扬了,现在还想低调,似乎有些晚。

“金创药和纱布在哪里?”木兰轻强忍下怒意,语气不善的问着凤无扬。

凤无扬手指指向某个方向。

木兰轻顺着那方向寻去,在一个小柜子中找到不少医疗用品来,趁着凤无扬没有望过来的时间,她将那些能收进怀里的瓶瓶罐罐都收了起来。

这些日后,大概能派上用场的。

木兰轻拿着金创药,酒精和纱布,蹲在了凤无扬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拉过他的食指,就包扎了起来。

这么点伤口,就算不用包扎也是不会痛的,但是凤无扬这么嚷嚷着,好似是多大的伤口一样,那她就按大伤口的处理方式,来好好处理了。

凤无扬嘴角挂着浅笑,用这个从上往下的角度打量着着蹲在自己眼前的木兰轻。

她虽是身穿着一身太监服,但依然掩饰不了她姣好的身材,那额头虽然有一大片大大的伤口,但依然不影响那张过分白皙好看的脸的美貌,长发因为摘掉了帽子而悉数垂落腰际,有几缕发丝落在她的脸庞,多了几分撩人的娇艳。

那美好的画面,映在凤无扬的眼眸了,让他的心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淡淡的看着木兰轻仔仔细细的用酒精清洗了一遍他的指头,再用金创药涂了三五七层的,还用纱布整整包上二十圈之后,最后很是狠心的,用力绑了一个死结。

“好了?!蹦纠记岷苁锹獾目醋叛矍罢庵恢椎母裁此频氖持?,还不忘带着报复心,狠狠的捏了捏。

“真是,多谢皇后了?!狈镂扪镆ё叛?,一字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

这手指,被木兰轻勒得都紧绷不已,十分难受。

但,因此他也能确定一件事。

“不用客气?!蹦纠记崽?,咪咪一笑,眼底带着点得瑟的坏意。

凤无扬用那根被包扎得臃肿不堪的手指抬起木兰轻的下颚,视线直直的望进她的凤眸里,轻笑着,道,“你,不是木兰轻?!?/p>

没有疑问,是肯定,笃定的肯定。

木兰轻微微蹙眉,心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这慌乱,很快被她的冷静压了下来。

因为,凤无扬说的话,即对,又不对。

说她不是木兰轻,她确实不是木兰轻,但她又确实是木兰轻!

这具身体,还有她的记忆,所有的所有,她都已然是木兰轻,就算凤无扬笃定她的性格有了变化,但是绝对查不出来,她不是真正的木兰轻。

就靠着这一点,木兰轻很果敢的冷静下来,翻了翻白眼,直接反问,“那皇上认为,我是谁?”

“皇后何不告诉朕,你是谁?”凤无扬嘴角分明挂着浅笑,但身上确实透出一股慑人的冰冷气息来,眼眸中的笑意寸寸消失,变成邪魅的冷意。

他捏着木兰轻下颚的力道加重,俯下身,嘴角挂着那邪魅冷意的弧度,逼近木兰轻,直到鼻尖碰上了她的鼻尖,直到彼此之间能感觉到彼此的温热气息。

危险!

木兰轻微微蹙眉,脸上是一派的冷静,虽然下颚有些疼,让她有点爆粗口的冲动。

但此刻两人之间气氛实在太过为妙,唯有跟对方比谁更冷静!

“我是,你的皇后!”木兰轻红唇一勾,话音刚落,就往前了些距离,蜻蜓点水的,吻上那近在咫尺的薄唇。

这唇的触感,果真和那日被她撞上,强扑倒来解药的男人,是一样的感觉。

凤无扬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木兰轻会有这样的举动!

毒医狂妃

毒医狂妃

作者:桑小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当在厕所摔跤都能成为穿越的理由时,木兰轻表示很忧桑!一朝穿越成为了冷宫废后不打紧?为毛还是中了春药的!哼哼!吃了皇帝,勾引了王爷,拍拍屁股闪人也,想找她麻烦?做梦!只是……这个妖孽宫主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小说详情